东周历史百科

广告

是美女文姜还是乱伦文姜?

2011-12-01 13:12:26 本文行家:柳文利

文姜文姜是齐僖公次女,《诗经·郑风》里的《有女同车》一诗,对齐文姜的美貌,描绘得纤毫毕陈,除了把她形容成像木瑾花一样的艳丽而外,还称誉她颇为贤德。诗是这样的:有女同车,颜如舜花,将翱将翔,佩玉琼踞;彼美孟姜,洵美且都。有女同车,颜如舜英,将翱将翔,佩玉将将;彼美孟姜,德音不忘。这样的美貌美德之人,怎么能与乱伦搞在一起呢?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。文姜与哥哥姜诸儿从小就共同游玩,兄妹情深,时日一久,两人的

文姜文姜



文姜是齐僖公次女,《诗经·郑风》里的《有女同车》一诗,对齐文姜的美貌,描绘得纤毫毕陈,除了把她形容成像木瑾花一样的艳丽而外,还称誉她颇为贤德。诗是这样的:

    有女同车,颜如舜花,将翱将翔,佩玉琼踞;
    彼美孟姜,洵美且都。
    有女同车,颜如舜英,将翱将翔,佩玉将将;
    彼美孟姜,德音不忘。
    民风广为传颂的 这样的美貌、美德之人,却做了令人不齿的乱伦的事情。到底是怎么回事?怎么能与乱伦搞在一起呢?
       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。文姜与哥哥姜诸儿从小在一起,兄妹情深,长到懂事,一个是怀春的妖艳多情的少女,一个是风流钟情的王子,就这样鬼使神差的地转变成为男女恋慕之情了。

       两人虽为同父异母兄妹,然而有血缘关系,终究为礼法和世情所不容许。姜诸儿与文姜却倾情难收,无法禁锢。不久就传到了他们的父亲耳中,齐僖公大惊失色,然而家丑不可外扬,只好一面痛责儿子,严禁再与文姜接触,一面急急忙忙为文姜择配。
   
        邻国鲁桓公新立,一心想要缔婚大国以为后援,齐僖公求之不得,齐僖公亲自把文姜送到鲁国成亲。
       《东周列国志》上说,就在文姜出嫁的前一夜,姜诸写了一首情诗辗转递到文姜:

       桃树有华,灿灿其霞,当户不折,飘而为直,吁嗟复吁嗟!

       文姜回答的一首情诗:
 
       桃树有英,烨烨其灵,今兹不折,证无来者?叮咛兮复叮咛!
       诗文折磨着姜储儿,更明白妹妹的诗意,于是就在文姜出嫁的前一夜,这一对迹近疯狂的兄妹竟然又不顾一切地缠绵一夜,难舍难分。

       文姜成了鲁桓公的夫人,国君夫人地位尊贵,自然无法轻易行动。鲁桓公对这位大国公主,又美艳绝伦的妻子十分满意,然而文姜内心却旧情难忘,时常不自觉地想起那段少女的痴情期。
   
       十八多年后,鲁桓公带文姜一同大张旗鼓地前往齐都临淄访问。齐襄公听说鲁桓公夫妇来访,大喜过望,亲自到边境迎接妹妹。
  
       此时的文姜,正值三十出头的年纪,更加圆熟而丰腴,娇艳的面颊,一举手一投足,婀娜多姿,风韵极为诱人,姜储儿已经即位,就是齐襄公,他忠于旧情,依恋着妹妹的美貌。他不知从那里听说,亲兄妹结婚生子,一百个里面会出现一个绝世英才。他为自己与妹妹的苟合找到了有力的说法。

       因此他对妹妹的情爱更加浓郁。

       齐襄公把文姜接入宫中,却把鲁桓公被冷落在宾馆里。鲁桓公孤灯照壁,夜不能寐。他对这对兄妹的事也有耳闻,只是不太敢相信罢了,现在亲眼见到兄妹二人相顾忸怩,襄公更是早已忘记国公的礼节。他不愿意但是首先想象到的是,流言成为现实。

       果然,兄妹入宫叙旧,实质上则是缠绵了三天三夜。以至于襄公不能起床榻,文姜不能噤声。

       等到鲁桓公再见到文姜时,只见她满面春风,醉眼惺松。不免怒火中烧,将所有的冤屈与忿恨一起发泄出来。发泄出来也只是掌掴了他如花似玉的妻子一掌,手中的宝剑握得咯咯直响,他不敢动文姜,文姜身后是大国国君。即使如此,鲁桓公还是忍无可忍地斥责兄妹的奸情,声言即日返国,绝不再稍作停留。
  
       齐襄公自知理屈,又担心丑事外扬,内心里不忍妹妹离去,便在临淄的牛山设筵,为鲁桓公夫妇饯行----这才是最早的鸿门宴。

       鲁桓公身在齐国,献身于情感纠葛之中,为了讨好齐国,只有忍辱负重,于是只好吩咐从人随护文姜先行出城,自己则匆匆赴宴。
  
       宴席上,鲁桓公开始还警惕心十足,无奈为襄公洒泪挽留的诚意打动,还觉得,襄公不会因为那说不出口的事情,杀害另一国君,于是就多喝了。

       岂知齐襄公为情所困,只爱妹妹不爱江山,他已心怀杀机,只有杀死妹丈,才能让妹妹回到身边。齐襄公喊来心腹公子姜彭生,就在搀扶鲁桓公上车时,下了狠手。鲁桓公哼一声跌倒在车下,在醉迷迷中一命呜呼。
   
       鲁桓公的威武随从,在桓公死后,一路追赶,终于赶上了文姜一行车骑。文姜闻听死讯不知如何是好,也不明事情真相,只好赶快报告齐襄公,并命令暂时停止行程,就地扎营护丧。

       鲁国姬姓宗室及臣民听到鲁桓公的死讯,自然是愤怒异常,虽然怀疑其中必有阴谋,理应大兴问罪之师,但查无实据,加上鲁弱齐强,倘若冒然出兵,犹如以卵击石。万般无奈,只好先行扶正世子姬同嗣位为鲁庄公,随即派人到齐迎丧,追究事变前后的蛛丝马迹。
  
       鲁桓公的灵枢迎回鲁国安葬以后,文姜却仍然滞留临淄。不难想象,也不应该责备古人的嘲讽。新寡文姜,自应守丧含悲才是;然而文姜照样的服饰光鲜,巧笑情兮地与齐襄公朝夕共处,且曾同车出游,招摇过市。

      在诗经·齐风中有一首南山诗:

      南山崔嵬,雄狐绥绥,鲁道有荡,齐子由归。
      既回归止,曷又怀止,万覆五雨,寇绥双止。
      鲁道有荡,齐子庸止,既田庸止,曷又从止。
      获麻如之何?衡从其亩。娶妻如之何?必告父母。
      既曰告止,曷怀之。折薪如之何?匪斧不克。
      娶妻如之何?匪媒不得。既曰得止,曷又极止。

      诗经中的齐风就是采自齐地的民间歌谣,这一首南山诗也就是当时齐人讽刺淫侯齐襄公的大众心声:

      另外还有一首:

      载驱薄薄,蕈弗朱鞹,鲁道有荡,齐子发夕。
      四骊济济,垂辔弥弥,鲁道有荡,齐子其弟。
      文水滔滔,行人儷儷,鲁道有荡,齐子遨游。

        这首诗是描写四匹骏马驾着豪华的车子疾驰而过,车外缀满饰物,车内铺着软席兽皮,“齐子”就是文姜,罔顾“姐弟”的血缘关系,居然与其兄同乘一车,相与调笑,路人为之侧目,车中人却肆无忌惮。
  
       正当齐襄公与文姜兄妹两人,如胶似漆地在临淄,沉湎在放浪形骸的情欲深渊之时,鲁桓公即位鲁庄公也就是文姜的儿子,他派遣大臣前来迎母归鲁。齐文姜极不情愿地登车而去,待至行经禚地,就命令停车不进,坚称:“此地非齐非鲁,正吾居处也。”
   
       就这样齐襄公与文姜在一起又过了五年,仿佛知道这是最后的时间似的,两人四处漫游。此间,大夫鲍叔牙奉公子姜小白出奔莒国,管仲奉公子姜纠出奔鲁国。不久,果然乱起,齐襄公被大夫连称和管至父所杀,立公子姜无智为国君。
  
       政治上的巨变,使齐文姜在禚地自然呆不下去了,这时她已经是四十开外的人了。回到鲁国以后,文姜一心一意地帮儿子鲁庄公处理国政,由于她心思细密,手腕灵活,迅速地大权在握,处置得宜,使得鲁国实力提高了几多,文姜的名声也广为传扬。因此,在后来的齐鲁征战中,文姜竭力主张抗争,绝不屈服。为此,儿子庄公,集聚兵力在长勺挫败了齐桓公的进攻!使得鲁国,出现了复苏迹象。

       这就是美女文姜,也是乱伦文姜,还是美德文姜的缘故。
 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柳文利柳文利,笔名:文立、舒朗,山东省章丘市,60后生人。大专毕业,早年从事国企,当前职业:自由撰稿人,网络专栏作家。文笔着落点是中国历史文化,文史研究,发表原创文学三部。研究中国上古历史文化多年,尤其以春秋战国战乱纷飞的中华文化形成初期的历史为背景,抒发自己的愚见。以期光拓四方之士,填补这五百年的粗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