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周历史百科

广告

西施到底有多美?(三)

2011-12-26 12:21:29 本文行家:柳文利

婉晴,吴国太子妃第一章二美降临人世七仙无奈托生(下)却说两千多年前的越国疆域,靠近沿海的一个偏僻的山区,有一座山叫做苎萝山,苎萝山不太高大,绵延起伏,郁郁葱葱,山中有多股清泉流出,汇合成一条溪水,从山脚绕着流向远方。这条小溪的名字叫苎萝溪,苎萝溪流经山脚后,从一个村庄的中间流过,村子便形成了东、西两个。溪水晶莹透澈,甘甜清冽,非比人间所有,如同从天上流淌过来的琼浆玉液一般。因此苎萝溪到了这里,就被



婉晴,吴国太子妃婉晴,吴国太子妃


第一章  二美降临人世 七仙无奈托生(下)

 

却说两千多年前的越国疆域,靠近沿海的一个偏僻的山区,有一座山叫做苎萝山,苎萝山不太高大,绵延起伏,郁郁葱葱,山中有多股清泉流出,汇合成一条溪水,从山脚绕着流向远方。

这条小溪的名字叫苎萝溪,苎萝溪流经山脚后,从一个村庄的中间流过,村子便形成了东、西两个。溪水晶莹透澈,甘甜清冽,非比人间所有,如同从天上流淌过来的琼浆玉液一般。因此苎萝溪到了这里,就被人们称作施水,意思是上天施舍的。

上古时期的民众本无明确的姓氏,有姓氏的,都是多少有点社会地位的家族。民众就只好指地、指水为姓,所以这里就叫做了施家村。这里的人家也就大多姓施了。

施水两岸的村子就分别叫施东村和施西村了。施西村里有一对勤劳的夫妻,女的在家养蚕织丝,男的种地砍柴,男耕女织日子过得恬静惬意。

一日,这家妇人来到溪边浣纱,忽然看到水中有一群小鱼,围着一颗五彩明珠游动。妇人觉得好奇,挽起裤脚走进了水里,拾起宝珠,光辉耀眼,于是举起来对着太阳看个究竟,正巧看到一头彩凤从天而来,女人一惊,宝珠掉落口中滑入腹内。妇人吓得急忙抱着木盆赶回家里去。

彩凤和雄鹿这下可就傻了眼了,相互埋怨起来。它俩相比还是彩凤更爽直,说话来得果敢直率,就听彩凤说:反正是这样子不好回到圣地去了,怎么也得看到圣珠的最终结果,圣珠阴差阳错的投胎了,干脆,我就跟随妇人家,看看下面的事该如何做,就一直守护着。你呀还是不要回去的好,躲进这座山里等候消息,时刻保护好了圣珠吧。

雄鹿无奈,闷闷地嗯了一声,返身去了苎萝山。

彩凤则一路跟随妇人,进了几间草木搭建的农舍。彩凤很有心计,衔来几枚桃核,悄悄埋在农舍的后面,作为标记,然后就准备寻找人家转世投胎,又害怕误了时辰,急匆匆地飞到了邻村鸬鹚湾。这时天已经黑了下来,不留神撞到大树上,索性就在上面歇息一夜。

天空方明,树下的农家柴门吱嘎一声响,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年轻的美妇人,彩凤什么也来不及想,嘟念一句:生个女娃就叫郑旦。然后就伏到了妇人身上。

南林。红儿走了后,其余的姐妹就在南林中戏耍游玩。看到远处走来一人,飘飘欲仙的样子。

嫦娥看得明白,兴奋说:那不是龙吉公主吗!

龙吉公主是昊天上帝的女儿,四百年前,她奉天命下凡协助姜子牙伐纣,凭借一身高超武功,在征战中屡立大功。只因姜子牙搞了一个诡计,阴差阳错地把龙吉公主许配给了,公主亲手捉拿的敌方元帅洪锦,两军阵前成就了一对鸳鸯,也编织了一段凄苦,一点儿浪漫都没有的凄苦。

在龙吉公主那里的仙子们,见红儿迟迟不来,心下着急,被关在天门外可是了不得的大事,尤其是嫦娥,不在月宫里待着,那可是要受到重罚的呀。

看到仙子们如此的着急,龙吉公主掐指开言:“姐妹们,这一切呀都是天意,每一个妹妹都留在凡间一个信物,由我来照管,妹妹们回去后也好对圣母有个交代,红儿那里,我想她一定是这样做了。就这样吧,不要误了天时呀。”

青儿的信物叫旋波,橙儿的信物叫追月,蓝儿的信物叫踏宫,紫儿的信物叫驾风,黄儿的信物叫驰原,绿儿的信物叫丹阳。嫦娥正忙着找玉兔呢,这个捣乱的家伙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。

红儿终于赶来了,见过龙吉公主,说完自己信物的地点,就领着妹妹们走,嫦娥无奈,只好跟着走,把个玉兔孤零零的留下来。

一年后的三月三,苎萝村里一户人家出生了一个女娃。都说这个女娃出生的那天,村子上空飞来了数不尽的凤凰,遮住了天,降下来五彩瑞光。无数的彩蝶在这户人家的周围飞舞,各种各样的鸟儿聚在一起发出悦耳的鸣叫声,水里的鱼儿成群地围拢在一起,纷纷跃出水面,山里面传来呦呦鹿鸣。

几天后,凤凰又飞到鸬鹚湾,这里的一户人家生了个女孩,女孩的两个手心里分别写着两个字,一个郑字,一个是旦字。

 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柳文利柳文利,笔名:文立、舒朗,山东省章丘市,60后生人。大专毕业,早年从事国企,当前职业:自由撰稿人,网络专栏作家。文笔着落点是中国历史文化,文史研究,发表原创文学三部。研究中国上古历史文化多年,尤其以春秋战国战乱纷飞的中华文化形成初期的历史为背景,抒发自己的愚见。以期光拓四方之士,填补这五百年的粗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