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周历史百科

广告

西施到底有多美?五

2012-02-02 10:50:01 本文行家:柳文利

第二章范蠡应时而生天降大任于斯(下)两年前,还在专成、要义带着移光闯荡江湖,曾经去过一个山清水秀、环境优雅的偏僻山村,叫南林。一日,专成、要义在一条溪边汲水,移光自己进了竹林。不一会,移光从竹林中跑出来,边跑边兴奋地喊:“二哥、三哥。”在她身后还跟着一串小姑娘,正是旋波她们六人。来到身边,还没等移光细说,就听竹林里“唰唰”作响,随即看到,一道黑影盘旋在竹林半空,攀援竹子飞过来。黑影未落地,却将身子

第二章  范蠡应时而生  天降大任于斯(下)

 

两年前,还在专成、要义带着移光闯荡江湖,曾经去过一个山清水秀、环境优雅的偏僻山村,叫南林。

一日,专成、要义在一条溪边汲水,移光自己进了竹林。

不一会,移光从竹林中跑出来,边跑边兴奋地喊:“二哥、三哥。”在她身后还跟着一串小姑娘,正是旋波她们六人。

来到身边,还没等移光细说,就听竹林里“唰唰”作响,随即看到,一道黑影盘旋在竹林半空,攀援竹子飞过来。黑影未落地,却将身子一抖,黑色的斗篷里飞出两物,迎面飞向专成、要义,两人手疾眼快,专成伸手接住来物,是一支短矛;要义双指钳住来物,是一支飞镖。黑影站定,见她一身黑纱,头上顶着纱罩,隔着纱罩仍可以感觉到,里面的双目透着逼人的寒气。

来人双手抱拳说:“不愧为南侠、玄帮主,在下见礼了。”是个女子的声音。专成、要义相互对视,颇感疑惑。

专成抱拳问:“敢问侠士何人?”

南侠不必细问,本家乃南林山野之人,早闻二侠之名,今日相见便有事相托。”来人说。

“侠士请讲。”专成应到。

“二侠是正义善良之人,才敢相求。本家按师命,即将归云中山去,继承师愿。怎舍得我的这六个小徒。今日竹林之中偶遇二侠小妹,本家观小妹慧根灵通,武功胜过小徒,细问知是侠妹。本家既欲将众小徒托付二侠,放心归山,以成师愿。”说完款款下拜。

专成看看要义,要义看看移光,移光高兴的点着头,专成说:“高士去往何方?日后也好传递个话。”

“二侠不必问了。”女侠说完,走到徒弟身边,一个个给她们擦干泪水,又从背上取了一张红色的绣弓,还有一个鲛鱼皮箭袋,里面装着黄杨木箭簇,递到移光手中说:“侠妹,好好照看你的六个妹妹,这是圣意,她们不是枉来世间的。”说罢猛转身“嗖嗖”几下不见了踪影。

专成嘿嘿一笑继续说:“大哥,你可别小瞧了这些小丫头,她们个个武功非凡,每人都从她们师傅那里学得不同的利器,小二双矛,小三单剑,小四、小五各持金钩,小六、小七铜鞭,她俩还会发石绝技,百发百中。她们个个胆量过人。一次在路上遇到一伙强人,还没等我与三弟怎么着呢,她们竟然舞动着利器冲了上去,顷刻间,强人死的死、伤的伤、逃的逃,那场景把我和三弟都惊呆了。”

屋里人正在说话,门外传来了一个尖尖的声音,“范相啊范相,何不来迎接计然计文子啊。”话音方落,进来一位身材精瘦,中等身高,面色泛白,衣着随意的人,见他一条长长的绅带围在腰间,在腹前打了个结,两头垂在膝下,一支宝剑用麻布缠着插在腰间,怀里揣着一只骨笛。

来人就是范蠡早年间结交的当世才子,才学超人,博闻强记,玄学高手,又放荡不羁的计然,字文子。

故友如从天降,范蠡大喜过望了,急忙上前施礼。计然还礼,又对专成、要义施礼,“二侠有礼了。”又对移光施礼,“移妹有礼了。”见屋内还有一帮美貌的女孩,计然有点喜不自胜,眼睛一直在女孩身上转来转去的,禁不住问:“这些仙女从何而来?”

“噢,都是小妹的义妹。”范蠡说完对移光说:“带妹妹们去吧。”

移光领着众姐妹,嘻哈哈地跑了出去。

计然仍在伸长脖子眼光欲滴,向外张望,搜寻着姑娘们的背影。范蠡干咳了一声,“文子然,范蠡等君已久。”

计然呵呵一笑开口说:“范相归国,越国如同拨云见日,江山生辉,璞石成玉,鱼化蛟龙。兄弟特来投靠。”

听到这话,范蠡难以掩饰内心的喜悦,就像突然得到了百万雄兵。后来直接推荐计然担任了长史。

忽然,王后雅鱼带着王妹季菀进了右相府。范蠡急忙迎接。雅鱼进门后缓缓开口:“少伯,回国后才知道弟妹亡故了,大王很是痛心,特来相慰。”接着又说了一些安慰的话,最后说:“我与大王居陋室之中,不忘复仇之志,同样也不能忘记与臣子们共同患难的日子。就留王妹季菀于相府,侍奉相国左右。”

“臣下不敢。”听到王后的话,范蠡心中大惊,惶恐之极。季菀面带红润,露出甜甜的笑容。计然咧着嘴笑,双眼瞄着惊恐的范蠡。

“就这样吧,妹妹听王嫂的话,留在这里,帮少伯做点事情。”雅鱼说完走了。

范蠡仍在不停地说:“王后,使不得!”

“有何使不得的?本公主只是来帮你做点事的,有何不可呢!”季菀秀眉一挑说。

范蠡起身对季菀拱手说:“公主啊,范蠡可以随时向公主回禀国政。却不敢让公主住在这男人住的污秽之地。”

“想必小妹自会侍奉公主的。”计然脱口而出。

专成见说,也忍不住笑出声来,趁乱说:“说得对,说得对。”

范蠡瞪他一眼,专成仰面朝天,故作不见。

季菀咯咯的,笑声飘了一屋子,随后就向外走,把笑声带了去,到门口回头闪着美丽的双目说:“少伯蠡,这里有本公主的住房即可,我不会常住在这里,放心了吧。噢,这位大人是谁?”

范蠡急忙介绍了计然。

计然跨前一大步,深施一礼,束腰绅带耷拉到地面。

公主走了,后来,季菀还真的没在这里住,说是妹子们太乱人了。

范蠡抹着额头上的汗,怪责到:“文子,你真会火上浇油啊。”

计然则嘻嘻地笑,双臂高高伸起,打了个哈欠,对专成说:“二弟,何不找来酒食,庆贺一番啊,哈哈。”

“文子啊,二弟、三弟,先妻亡故不久,我心中难忘啊!”范蠡动情地说。

请看第三章:范蠡铸剑  神伤溪畔

警语提示:

要来笔墨在墙上写道:“天生有蠡兮,地生有玉;玉隐山水兮,蠡寓炭火;玉于流蠡兮,二命宿迁。山水相依兮,天作地合。”

 ——预示蠡与玉的一生离散。

文种的一个很有才学的年轻随从,名叫庸民,感佩范蠡的学识,离开文种跟随了范蠡。

------留意这个人,是本书后半卷的主要角色
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柳文利柳文利,笔名:文立、舒朗,山东省章丘市,60后生人。大专毕业,早年从事国企,当前职业:自由撰稿人,网络专栏作家。文笔着落点是中国历史文化,文史研究,发表原创文学三部。研究中国上古历史文化多年,尤其以春秋战国战乱纷飞的中华文化形成初期的历史为背景,抒发自己的愚见。以期光拓四方之士,填补这五百年的粗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