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周历史百科

广告

西施到底有多美?(六)

2012-02-05 10:49:15 本文行家:柳文利

第三章铸造帝王之剑范蠡神伤溪畔(上)天生智慧、又有些超然脱俗的范蠡,不由自主的被推到了历史的风头浪尖。要是说他没有做好准备,或是说他已经踌躇满志,都是不负责任的。虽然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诞生在这个时期,当然就更不知道他是为谁而诞生、为什么而诞生的了。但是冥冥之中,已经超出了信仰的模糊不堪的神灵,凡人莫知的旋律,时刻敲击着他的理念,他义无反顾地随之跳跃。是啊!有谁能知道未来?知道了何苦来到!不过,由圣母

 

第三章 铸造帝王之剑  范蠡神伤溪畔(上)

 

天生智慧、又有些超然脱俗的范蠡,不由自主的被推到了历史的风头浪尖。要是说他没有做好准备,或是说他已经踌躇满志,都是不负责任的。虽然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诞生在这个时期,当然就更不知道他是为谁而诞生、为什么而诞生的了。但是冥冥之中,已经超出了信仰的模糊不堪的神灵,凡人莫知的旋律,时刻敲击着他的理念,他义无反顾地随之跳跃。

是啊!有谁能知道未来?知道了何苦来到!不过,由圣母端详过的无数次的未来,应该都是美好的,怕的是被臆断了。

这不,我们的灵玉童子,开始了他的忙碌了。其实范蠡内心里唯一的使命就是扶持战败为奴的越国国王勾践,实现复国复仇宏愿,成就中国春秋末期载入史册的霸王帝业,以光明君子、良臣名将的形象永垂青史,肩比管仲,德超伯夷、叔齐。再加越国政务有文种率领苦成、皓进、皋如等大臣呕心沥血,范蠡不用分心。于是啊,他实实在在地开始打造他的复国之剑的雏形。

第一支剑。是重新建造都城,他与计然一起观天文、察地理、演八卦、卜筮辞,选定了会稽山为城址,在祭天地、供鬼神、告宗庙后,规划了新城:城墙长宽各三百雉,加高十版,围会稽山于内,引浙水由西而入,由东而出,于城西北立飞翼楼于卧龙山,以象天门,于城东南伏漏石窦,以象地户,内城应四象共设四门,外郭八象设八门,独缺西北门,以示臣服于吴国。还在吴越两国之间的固岭与石门关之间修筑驰道,大型车马一日可以往返两国。

第二支剑。就是按照越国的降约,兵力不超过六千的规定,由二弟专成与司马诸暨郢、大将灵公豹、泄庸、逄同等精心挑选训练六千名年轻精练的步卒。范蠡要求,新军士除了要掌握徒步、马上、战车等的战法外,每人都要学会使用多种兵器,组成为一支全面的威武不屈、战技高超的王者之师。成为千锤百炼,杀敌而不伤己的王牌之师。

第三支剑。就是铸造勾践心灵中的帝王之剑。

范蠡对勾践卧薪尝胆、立志复国的决心并没有什么可怀疑的,不过也多少担心时间会磨灭勾践的意志。范蠡一心想寻一把彰显帝王之气的宝剑,配在勾践身上,让他时刻不忘亡国之耻,不失帝王之气、英雄之志。他想到铸剑高人欧冶子。

在打制宝剑的炉棚里,范蠡把欧冶子精心铸造的名剑翻看一遍,什么纯均、湛卢、盘盈、龙渊、泰阿、工布、胜邪、鱼肠、巨阙,一把把耀眼夺目的稀世宝剑,却没有一把符合他心迹的,只好将寻剑的真实意图告诉欧冶子。

欧冶子听后转身从锻造房里捧出一块剑坯,恭恭敬敬地摆在案上,拜了几拜后,然后才告诉范蠡,此剑坯是他多年前路过楚山脚下时,被一只衔芝的花鹿引到林中水草茂密之处,见到一块大的玉璞,斑斑点点闪着脂玉的光泽,他搬动玉璞时,又见下面有一块纯黑的,闪着点点金光的炭精石,于是他扔掉玉璞,抱着黑石回到家中。谁知此石头炼制了三年却不化。一日先师托梦给他:此石顺天而熔,遇蠡而成。推算起来,此石所熔之日,正是越王归国之时,昨日方成坯,今日范蠡来访,真乃天意。范蠡听后大喜,叮嘱欧冶子精心锻造,成剑时刻铭文于剑上“越王鸠浅,自作用剑”。

数月后,范蠡再次来到欧冶子处。欧冶子恭恭敬敬地捧出一方宝剑,双膝跪地,双手举过头。望着这把连在想象中都未显现过的宝剑,范蠡倒退一步,双目放光。这是一把背厚、锋薄的双刃剑,剑背幽暗剑刃白亮,长两尺半,宽两寸,柄长三寸半,剑身金丝镂刻着双行八个字“越王鸠浅,自乍用剑”,通体铸有菱形凹槽,剑柄上刻有十一道同心圆,剑格上镶嵌着蓝色的闪光物。范蠡双手捧剑,豪迈之气顿生,雄风乍起,整个屋子白光闪闪,耀眼夺目,一声慨叹:“不愧帝王之剑,剑中帝王!”

剑格上蓝色的镶嵌物清凉滑爽,不知何物,欧冶子告诉他,此物是在熔炼黑石时熔化出来的,见其晶莹剔透,世上罕见,便用特殊工艺镶在剑格上,另有所余。随后捧出一块卵状的,与剑格上完全相同的东西来,送给范蠡。

临行时,欧冶子将一对步光宝剑,一对屈卢双矛,一只盘盈长剑,一对金钩,两把铜鞭捧给范蠡,说是宝物应时生辉,该归其所有了。

范蠡捧宝剑献给勾践。勾践手握宝剑,看到剑身上的字,双目瞬间放亮,他猛跨几步登上高台,手捋长须目视北方,浑身上下透着英武之气。下台来,拉着范蠡的手,紧闭双唇坚定地点点头。范蠡又把卵状物献给勾践,并说明出处,勾践看过后把它递给范蠡说:“少伯,此剑留在寡人身边,此物留在你的身边,你我君臣兄弟,犹如这宝物与这神剑,镌刻在一起,永不分离。”

范蠡被勾践耀人的英气感服,把宝物攥在手中说:“大王,赐给此物一个名吧。”勾践略加思考,心中一震说:“此物就叫‘蠡’吧。”听勾践这一说,范蠡想到了欧冶子“遇蠡而成”的话,暗叹:世上的事,均由天定。

范蠡将欧冶子所赠的兵器展示给两位弟弟,专成瞪大眼睛,哎哎地喊了两声,这不正是妹妹们所习的利器吗!于是,移光姐妹们手中兵器,都变成了绝世宝器。

再说美丽的王妹季菀,以其特殊的身份,不羁的性格,毫无顾忌地出入右相府,她才不管什么大人、官职在不在场呢。

这一日,正在范蠡等众多臣僚议事之时,季菀手托一物,双目含笑,轻飘飘地进来。直接来到范蠡的长案前。范蠡连忙起身作揖。“公主。”

季菀一笑,把手中之物放在长案上说:“少伯蠡,本公主来此没什么大事,只是见你多月不归,怕是衣服也不完整了,特命下人做了件锦服和罩衣,今晚送来,正好一试,看你的罩衣都旧了。”

范蠡尴尬之极,“公主,在这议事大厅之上,尊躯之前,哪有试衣之礼?”

“也罢。”季菀说着转身,见计然在窃笑,便说:“众位大人夜议军务,必然疲惫,本公主已令厨役备了膳食。”说完拍拍手,侍女们端着美食进来,放在每个人面前的几案上,自己拉过来一个锦墩,坐在范蠡的案边。

“有酒吗公主?”听话音便知是计然。

“哪能没有!知道大才子和诸位将军在,无酒怎成。”季菀提高声音说:“上酒来。”

计然一声“谢公主”的话音尚未落地,酒已落肚。季菀给范蠡斟满酒后,自己端着酒樽走到众人面前,一一对饮,只饮得面颊绯红,美目流光。回到范蠡身边,放下酒尊,给一副窘态的范蠡披上新衣,又端起酒尊甜甜地说:“少伯,陪季菀一尊。”弄得范蠡战战兢兢,不知所措。厅两边的人都假装没有看到,正在相互举尊,唯有计然,笑眯眯地斜眼看范蠡。看来,到了给范蠡打圆场的时候了。

“唉——”计然一声长叹。

众人闻声放下酒尊,看着他。

计然目不斜视,抓起酒尊一饮而尽。

“计大人哪,何事长叹?”季菀飘然转身说。

计然放下酒尊,双臂高举伸开,打了个哈欠,声音响亮的满屋子的人懂能听的到,他双手拍案,打出节奏,熟悉他的人都知道,大才子要即席而歌了。

计然作辞,从布局到形式均不入大流,往往是拍案而歌,不假思索,信口而出。听他唱到:

“烛光煌煌,一人惶惶,尤贵尤美,子都在堂。”随后拍案的节奏变得舒缓了些,便又唱到:

“伤却三秋叶,喜迎阳春树。林鸟飞千里,不忘归巢路。”

季菀听罢,粉面绽开,“计大才子,季菀再陪你一尊。”

季菀心里明白,计然说得“尤贵尤美”,自然说得自己,“子都在堂”,分明说的是范蠡。人们都说范蠡貌胜子都,这个子都名叫公孙阏,要知道他可是春秋第一美男子,孟子曾有言:“不识子都之美者,无目者也!”

“天生有蠡兮,地生有玉;玉隐山水兮,蠡寓炭火;玉于流蠡兮,二命宿迁。山水相依兮,天作地和。”计然继续唱到。

季菀不解其意,问计然,计然笑而不答,只顾饮酒。又问范蠡,范蠡非常惊愕,这首词竟然与自己出生前高人写在墙上的词一字不差,学问高深的范蠡,也真的没有弄明白词的含义。

范蠡经常离开相府到外地巡查,也好借机躲避季菀。按说呢,季菀的美貌、气度、地位,在整个越国,她是独一无二的,对范蠡又情有独钟,应该是一个美满的结合呀,不知有多少王公大臣对季菀流涎三尺呢,可是这个范蠡,却假装的一派木讷,谁知道他在想什么。这不,又领着三弟要义外出巡视了。

这一日,他俩来到了苎萝山下。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柳文利柳文利,笔名:文立、舒朗,山东省章丘市,60后生人。大专毕业,早年从事国企,当前职业:自由撰稿人,网络专栏作家。文笔着落点是中国历史文化,文史研究,发表原创文学三部。研究中国上古历史文化多年,尤其以春秋战国战乱纷飞的中华文化形成初期的历史为背景,抒发自己的愚见。以期光拓四方之士,填补这五百年的粗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