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周历史百科

广告

西施到底有多美?七

2012-02-06 10:25:54 本文行家:柳文利

第三章铸造帝王之剑范蠡神伤溪畔(下)再说施西村的那户人家,生了个非同寻常的女孩,村民们都感到奇怪,对这户人家崇拜有加,对女孩也倍加膜拜,称她:施西村的女娃。父母也觉得女孩非比寻常,也倍加珍爱。在“施西村的女娃”长到四五岁时,父母破例让她跟着别的孩子到私塾里读书了。女娃长成少女时,人们的称呼就变了,不再是“施西村的女娃”那么繁琐了,改成“施西女”。施西女再长大一些,人们的称呼就又改了,直接称呼为西施

第三章 铸造帝王之剑 范蠡神伤溪畔(下)

 

再说施西村的那户人家,生了个非同寻常的女孩,村民们都感到奇怪,对这户人家崇拜有加,对女孩也倍加膜拜,称她:施西村的女娃。

父母也觉得女孩非比寻常,也倍加珍爱。在“施西村的女娃”长到四五岁时,父母破例让她跟着别的孩子到私塾里读书了。

女娃长成少女时,人们的称呼就变了,不再是“施西村的女娃”那么繁琐了,改成“施西女”。施西女再长大一些,人们的称呼就又改了,直接称呼为西施,一个弱弱女子,成了一个村落的代名词了。

让村里人这样称呼一个女子的原因很简单,一个是因为女孩冰雪聪明,而且是异常的美丽。直美得凡是偶然遇到西施的人,都捂着眼睛,不敢直面她的美丽,因为看到了的人,会顷刻间变得没有了勇气。可是有一个人却没有这样的自卑心,就是那个鸬鹚湾的郑旦姑娘,因为她出生时也非同寻常。她成为西施的伙伴,如同孪生姐妹一样的好伙伴,绝代双骄!

另一个原因是西施还学会一手神秘的女工绝活。

这还是多年前的事情呢。

一天,父亲上山砍柴背回来一个昏迷的、浑身划伤的妇人。父亲说看到她从山坡上滚下来,眼看得被荆棘山石挫伤,就背回家来。在西施的母亲照料下,受伤的女子醒过来,从她的口中得知,她是徐国人,是徐国后宫里的纺织女。徐国国君章禹酷爱华丽的服饰,便别出心裁地在后宫建了一个纺织场所,纺织出了一种世上之罕见的丝绢,精美柔滑享誉列国,各诸侯王室、贵族争相索取,成为一种比价金玉的物品。章禹死前还下旨,让织丝房里的四十八名,年轻织丝女工为其殉葬。只因此女当时患病不在宫内,才躲过了这场灾难,其他女工,均被引诱食用了有毒的香瓜而丧命。随后,徐国被吴国灭掉,她更是无家可归,无亲可寻,漫无目的流落到苎萝山,饥寒交迫中产生死的念头,正巧被西施父亲撞见。

妇人身体恢复了以后,做了一架纺织车,从包裹里细心地拿出了小铜剪、小铜刀、铜锥、剐纺器等纺织器具,还有一个弹丸大小的纺轮,精心擦拭。又费了很长时间,将一根根经丝,穿入肉眼几乎看不到的线孔里。终于有一天,纺车开始运转,织出的生绢薄如蝉翼,轻若秋毫,且致密柔细,每寸竟然有经线六百六十六根。

西施很快学到这个技巧,不久女子故去了。西施就成为世上唯一会这项女工的人。

西施和郑旦在一起,那种快乐,就只有她们两人懂的。西施织绢时,郑旦练武,比比划划的每次的动作都好像不太相同。

苎萝溪畔有着她俩的快乐,苎萝山中有这两人共同的秘密。

这一天,她俩一起来到苎萝溪边洗衣,郑旦跑着去追一头野鹿。

范蠡带要义来到山脚下,看着苍翠的苎萝山,范蠡感慨:“好山!”看看溪水,感慨:“好水!”好山好水必有好人家。“三弟,说不定又要碰到大英雄了!”

二人走在溪边,小溪宽不过十丈,最深处及腰,与山相接的地方长着浓密的水草,水草里时常有约一尺长的鲢鱼游动,闪着银白的鱼肚。溪的浅处是被流水冲刷的细沙和圆滑的丸石,成群的小鱼,晃动着青黑色的背,悠闲地来往于沙面和石缝之间,时而翻动一下亮白的鱼肚。小河虾有的停在沙面上,有的停在石头上,忽地一下便不见了。

岸边不远处的石块上,落着几只美丽的小鸟,边晒太阳,边梳理羽毛。范蠡弯腰捧一把溪水喝到嘴里,顿觉甘爽透骨。

二人心境怡然,沿溪岸慢行,转了一个弯,豁然开阔,天地相连,绿野无边。忽然看到不远处的岸边,有一块红艳艳的石板,一半在岸上,一半在水中。平整的石板上,蹲着个身着浅紫色衣服的洗衣人,凭直觉,是个女子,奇怪的是在她的上方,盘旋着多只鹂鸟,在她的背后还有一群蝴蝶在飞舞,对岸的山坡里,不时传来悦耳的悠长的鹿鸣。

范蠡不由自主地向她走去,走了几步,忽然觉得自己的腿脚不听使唤,双脚扎在岸边不能自已,他仿佛被什么东西给凝固了,更像一头扎进了蜘蛛网内,动得行不得,周身的血也好似停止了流动,喘出的气好似变成一段一节的,像是掉在了地上。

范蠡竭力睁开泛白的眼睛,想看清是不是遇到了真神,间或魔鬼。然而,透过迷茫的眼睛,看到的还是迷茫。努力地喘息一下,除了山和水的味道,没有幻想中的仙香。所幸,思维还清晰的他,只有大脑飞速产生反应,甄别现实与虚幻,终于明白,造成这一副窘态,竟然是因为石板上的女子,向他扭了一下脸。

就在女子无意间看的那一刹那,自诩高层社会的风流才子,指挥千军万马气定神闲,历经苦难磨砺,人称貌盖子都的范蠡,变成了雕像。他被女子闪电般的眼光给击中了,瞬间就石化了,脑袋里一片空白,眼前不停地打着闪。

女子低着头,面色泛红,端起木盆向岸上走,脚步轻盈落在沙面上,却像绵绵地踩在范蠡的心头上。

女子渐渐地走远,范蠡努力地从木讷中挣扎出来,走前了几步,仿佛怕吓着女子似地,低低的柔声,又怕听不到,就拔高了一点,声音就像在自己耳边鸣响,“姑娘留步。”

女子停下了,尽管声音很奇怪,但是对她来讲,新鲜动听,又参杂了颤抖的和蔼,就微微转身,从眼角处向后瞄。恐怕在这个世界上,只有范蠡能让她停住脚。

她方看清了范蠡,也看到了范蠡的窘态。对她来说并不奇怪,奇怪的是自己也有点发窘,更奇怪自己竟然对一位陌生人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心悸。

“姑娘,这是哪里?你叫什么名字?”范蠡走得近了一点说。

女子轻轻摆动一下绰约的身姿,身子又转过来一点,清丽的声音应到:“这里呀是苎萝山,那边是施家村呀。”女子说完,见没有了回音,扭转身轻启脚步。

“姑娘。”范蠡急忙上前赶一步。“汪汪”,脚下传来了犬吠,一只小白狗,正呲牙咧嘴地对着范蠡,范蠡又急忙停住。

女子转过身来,含笑喊了小狗一声,明亮又多情的眼睛,不经意地从范蠡脸上掠过,之后便领着一窜一跳的小狗向远处走。

“姑娘可是这施家村人?”范蠡对着女子的背影急切地说。

女子又停下来,转回身细声说:“小女子是施西村人,呶,那片桃林里边是小女子的家。”

范蠡望去,果然在绿荫的远处,有一片低矮的、开遍了粉花的桃林,隐约能看到了几个木房子,如同浮在粉色的花海上。

女子飘然转身走去。

在范蠡眼中,姑娘的一举一动,如同梦幻一般,说话的声音如同仙乐奏鸣。

这时又一个仙女般的姑娘,漂浮出来,飘向方才说话的女子,她的声音也似在飘:“西施,西施——

两个女子在一起嘀咕了一会,咯咯地笑了一阵,相互拉扯着就走。

范蠡清楚地看到,那个叫西施的姑娘临走时,向自己转了下头,想象中恰似欲言又止状。

姑娘这个下意识的、小小的动作,留在范蠡的脑中,既挥之不去,又让他浮想联翩。姑娘的身姿、眼神、声音顷刻间占据了范蠡的整个心灵空间,他忘了自己是越国的相国,忘记了身边还站着要义,呆呆地杵在原地,眼睛望着桃林,口中念念有词:“西————,西————”。

在要义的提醒下,范蠡的思绪回到了现实中,他猛然想到计然的歌:“天生有蠡兮,地生有玉;玉隐山水兮,蠡寓炭火;玉于流蠡兮,二命宿迁。山水相依兮,天作地和。”

范蠡情伤之下又该如何,请看下章:痛别乡亲  姐妹聚合

警语提示:范蠡被勾践耀人的英气感服,把宝物攥在手中说:“大王,赐给此物一个名吧。”勾践略加思考,心中一震说:“此物就叫‘蠡’吧。”听勾践这一说,范蠡想到了欧冶子“遇蠡而成”的话,暗叹:世上的事,均由天定。

——据说这是世界历史上人类第一次制造出玻璃,名蠡,后来演化成流蠡、琉璃。

终于有一天,纺车开始运转,织出的生绢薄如蝉翼,轻若秋毫,且致密柔细,每寸竟然有经线六百六十六根。

——这是考古发现的,不是杜撰


 

 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柳文利柳文利,笔名:文立、舒朗,山东省章丘市,60后生人。大专毕业,早年从事国企,当前职业:自由撰稿人,网络专栏作家。文笔着落点是中国历史文化,文史研究,发表原创文学三部。研究中国上古历史文化多年,尤其以春秋战国战乱纷飞的中华文化形成初期的历史为背景,抒发自己的愚见。以期光拓四方之士,填补这五百年的粗糙。